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知公告

省供销社关于赴法国、瑞士、意大利执行公务考察的情况报告

  字体:   点击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省人民政府:

应法国共同使用农业机械合作社、瑞士农业联合会、意大利罗马省格罗塔费拉塔市政府联盟等邀请,经我社党组研究并上报你府批准,2017年10月9日至2017年10月18日,我社党组成员、副主任彭同志率6人团组前往法国、瑞士、意大利执行为期10天的出访考察任务,现将有关考察情况总结如下:

一、学习考察总体情况

(一)基于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农村合作金融服务更贴近合作经济本质。

以法国为例。法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是按行业分块,且整个体系较为完善,其中的农业社会保障要求法国所有的农场主按率按时交纳农业保险,再以一定比例拨付计入国家专门的农业发展基金帐户,后者部分用于农业资金互助服务。法国国家农业银行承担扶持农业发展职责,但具体服务农户职责主要由专门的行业协会承担。协会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三部份,一是分散农户入会时交纳的会费,二是政府(主要是农业局)的公共财政拨款,三是银行贷款(该贷款享受国家优惠政策,国家贴息或者零息贷款)。当农户发生资金困难,协会提供资金互助服务,该资金服务不以盈利为目的,不收取使用费用,只要求农户按时归还即可。

(二)基于发达的农业经济,农业合作化程度和水平较高。

以法国农机合作社为例。农机合作社属于农业产业链的上游单位,成立于二战以后的法国农业生产大跃进时期,是顺应法国农业机械化要求而产生的服务性合作社,解决了单一农户承担不了的农业机械生产问题,最初是由几个农户凑钱购买农业生产机械共同使用,后来这一做法得到了法国政府的支持和鼓励,并成立了法国农机合作社。随后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和制度,其性质界于事业单位和企业之间,可以盈利(但其盈利必须全部计入合作社基金,用于购买农机),但不以盈利为目的。政府在其贷款和税收上给予政策优惠。由于近年来欧盟鼓励绿色环保新技术的推广应用,政府于2015年12月通过法律,并从2017年起,政府取消了零息贷款,开始以直接补贴给合作社的方式鼓励各合作社用于修建放置农机的场所,并增加了合作社的服务业务,允许其购置土地用于修建仓库等设施。法国农机合作社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法国国家农机合作社。其主要职责是制定全国农业机械合作服务的培训计划和发展政策,承担与有关部门联系对接和对外谈判工作职责。二是省级农机合作社。其主要职责是按照国家培训和发展计划制定本省对应的计划和目标,承担与省级有关部门联系接洽和谈判工作。国家级和省级农机合作社均不承担具体落实工作。三是市级农机合作社。该级合作社是合作社各项服务的实际运作承担部门。大区一级的主席等理事会成员由所有社员投票选举产生,各区主席一经当选则自动成为国家级合作社的理事,再由理事投票选举产生国家级合作社主席。农机合作社的组成与企业类似,有董事局,也有股权。其合作社内的农机使用是有偿服务,但分会员和非会员两种收费标准。成员在合作社里有讨论和投票决策权(不论其出资额大小,一户一票),但最后的决策要由董事会决策。目前,法国26400农场主中有50%已经加入了合作社,全法国有11200家农机合作社,平均每个合作社的年营业额约为45000欧元。

(三)基于政府强大的支持力度,农民(农场主)的组织化程度全员覆盖。

以瑞士农业联合会为例。瑞士国土面积很小,但国力富有,虽然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很小,但农业一直在瑞士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其原因是瑞士历史上曾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战争状态下瑞士只能依靠农业自给自足。法国大革命之前,土地只属于富人和教会,大革命期间,拿破伦将政府系统引入瑞士,奠定了今天瑞士各州的分布基础。土地私有制随即被打破,农民可以买地。但当时多为贷款购地,农民若想把自然资源转换为资金以支付贷款利息,就必须通过市场销售使其农产品变现为货币。19世纪以后,工业化进程加快,瑞士需要大量劳力,部分农民因为贷款利息问题转行为工人,导致农业人口下降,农业开始转型。随着交通的发展,地域限制被打破,农民意识到奶制品因受时间限制必须加快周转率,于是许多企业开始联合起来形成合作社,以寻求相互间的帮助和价格的联合。当小型合作社越来越多,力量也变得强大时,1957年,瑞士农业联合会随即产生。瑞士农业联合会相当于瑞士的农业枢纽站,主要业务涵盖科研、咨询服务、农业培训、出版和软件业等,下属有45000个农业企业,年产量50亿瑞士法郎。联合会的经费来源由两部分构成:50%由国家直接资助,另50%来源于咨询服务、项目实施等收入。瑞士政府对联合会的支持力度很大,除了其运行经费50%份额的直接资助外,对农业种养和生态保持也另有资助标准(如一块草地,如果出于生态保持目的每年喷洒农药,则国家也会据此给予资助)。据悉,瑞士政府每年用于农民的资助额大约在35亿瑞士法郎。在瑞士没有单干的农民(农场主),所有的农民(农场主)都会加入各级农业联合会。瑞士农业联合会代表整个农民的政治利益,在议会里占有10%的席位,至少有4名国会议员是联合会的成员。瑞士农业联合会的市场控制力极强,奶制品及其产品加工业、农药、饲料等市场基本上全由农业协会控制。

二、国外发展经验对我省供销合作事业发展的启示

(一)全面发挥合作经济组织的作用,健全的合作社治理机制必不可少。

相比于瑞士和意大利,法国的合作社体系和治理机制更具代表性。合作社之所有能够满足所有入社社员的生产服务需要,且能有效避免农忙时节成员间服务时间上的相互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合作社已经形成了一套有效的机构治理机制,即所有社员不论其会费交纳多少都享受投票表决权(一个社员一票),社员参与讨论合作社制定的服务策略,一但投票表决通过,则对全体社员都有约束力,这种规范的管理体制、监督机制和运行机制最大限度激发了合作社服务农业生产的动力和效能,也提高了农业生产资源的使用效率。同时,合作社坚持提名和选举制度,大区一级的主席均由会员投票选举产生,国家级合作社理事由当选的大区一级主席自动产生,国家级合作社的主席由理事投票产生。这种层层投票选举制度很好地保证了合作社高级管理人员来源的纯粹性,也能确保合作社所制定的服务项目和策略的对口性和实用性。

(二)全面激发合作经济服务效力,政府的全力支持必不可少。

在这一点上,瑞士更具代表性。瑞士农业联合会相当于瑞士农业的中枢组织,其服务覆盖到全瑞士农业经济的各个方面,这与瑞士政府每年35亿瑞士法郎的直接投入分不开。用瑞士接待方自己的话说,“这是政府给农业的保障。”基于这一有力保障,瑞士农业联合会才能在全面发挥服务农业生产、引领农业经济发展上,真正做到不以盈利为目的,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放开手脚全力做事。

(三)不局限于仅为他人做嫁衣,合作社自身的科研需要重新定位。

法国国家农场自十八世纪成立至现在,经历几百年的历史变革,现在仍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其主要原因是它自主培育的“美丽奴”绵羊到现在仍是法国羊毛产业的领头羊。该农场起初只是驯养动物的实验基地,1786年将起源于西班牙的绵羊成功配养成“美丽奴”法国绵羊第一代,至现在全法50%的绵羊品种都有该羊的基因。“美丽奴”羊毛成就了法国羊毛制品的世界品质,也成就了法国国家农场的历史地位。多年来,法国国家农场从没中断过对农业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科学研发,陆续开发了肉食性羊、马、禽类、兔类等多个品种,其牧场草地也同步进行着牧草改良性实验测试。不仅是合作社,任何一个组织如果没有自己的科研成果,如果没有自己的专利技术,没有自己的品牌,在时代变迁的历史大潮中无论有多努力,也只是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留不下任何可以被世人记住的痕迹。

三、下一步的建议

(一)健全合作社组织架构和治理结构。合作社是农民的合作经济联合组织,理事会、监事会由社员代表大会投票选举产生。目前,我省部分基层合作社已经陆续召开本级社员代表大会,通过全体社员投票选举产生出理事会成员。省供销社也在鼓励和支持各级供销合作社完善社员代表大会制,逐步健全组织架构和治理结构。但由于省级供销社长期以来监事会缺位,组织架构不完整,省级社员代表大会也无法召开,以至市(州)、县各级供销社在等待观望省级组织架构的落实中减缓了本级组织架构和治理结构健全的步伐。目前,省级供销社监事会办公室已设立,监事会相关事宜已经省委有关部门批准,但人员配备尚未落实,工作步伐还需加快。

(二)加强合作经济课题研究和自身知识技术的创新保护。合作经济作为农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需要不断完善和发展,特别是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以后。国外的发展经验虽好,但如何与国情、省情相结合,需要专门的研究和探讨,需要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基于此,除了需要社会科研学者的关注和知识投入外,合作社自身也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意识。我省供销社系统一直都有自己的教育培训资源,有一支专门的师资队伍,但这一支智力资源与供销合作社、与合作经济的结合不紧密,不能有效服务合作社和合作经济的探索和发展。要加强合作经济的智力投入,引导科研学者研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作经济理论体系,特别是要运用好贵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省供销社直属高职院校)这一系统内智力资源,激发其服务合作经济的动力和活力。同时,加强合作社自身科研能力的开发和培养,利用自身在茶叶、杂粮和食用菌等产业上的资源优势,总结摸索出具有自我知识产权和质量标准体系的产品和技术,提升产业科技含量。

(三)加大对合作经济的支持力度,加强各部门各层级间的协调合作。我们自己的国情和农情决定了农民合作经济联合组织不能脱离政府而自成一体。省供销合作社是我省最大的合作经济组织,也是联系政府和农民的桥梁。建社60多年以来,省供销社在发展农村经济和服务三农上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特别是近几年在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中,将发展农村电村,“三位一体”新型基层社和农村物流体系落实到全省各个村落,其成效获得了全国供销总社和省委省政府的多次肯定。事实证明,在发展农业农村经济,引导和团结农民形成合力等工作上,依靠自下而上组织体系完整和经验丰富的供销社比其它单一、零散、不接“地气”的个体部门更为经济和高效。因此,要加强对供销社工作的支持力度,加强农来扶持资金投入,在税收、信贷、物权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最大限度地激发其助推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活力。





省供销社赴法、瑞、意考察团

                        2017年10月25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